山山而川

永夏

雨水一过,夏天的气息就迫不及待扑了上来,昨天尤其为甚。

忙忙碌碌的一天,回到了大学城。周日里,一食堂吃饭的人还不多,倒是不少人坐在角落温书。

正事结束又匆匆赶回市里,心血来潮地跑去网红川菜馆子,明明饥肠辘辘,还是排了半小时的队。坐在阁楼,四周窗户都大开着,吹散了白日里的闷热。大碗小碟陆陆续续端上来,老旧的歌谣、闲谈的隔壁和沙沙作响的行道树,西装笔挺的我坐在晃眼的白织灯下安心撸着串儿。

暮春的雨水若是再慢一些,我会等不到那少年的天真决绝。

评论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